主页 > www493333com开马 >
拍裸照是艺术?请别用错地儿
发布日期:2019-10-21 12:59   来源:未知   阅读:

  7月21日,云南网友曝料称,在大理洱海海舌公园有女子在拍摄裸照,这已不是有人第一次曝出在风景名胜地拍裸照了,当事人多以“艺术创作”来解释自己的行为,他们的所作所为,真的是艺术吗?

  《重庆晨报》7月21日报道,当日,云南当地资讯博主@直播云南 转发网友曝料称,在大理洱海海舌公园有女子在拍摄裸照。涉事女子回应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称:系艺术创作和个人行为,拍摄前有清场,照片是司机私自偷拍后传播的。

  此类事件已屡屡发生,今年5月25日,一对情侣在大理人民路拍摄的裸照在网上热传;多张照片显示,两人在街上多个建筑物或人文景点旁,不但身体,摆出的部分造型和动作甚至夸张出位。多数网友曾怒吼“滚出大理”。大理当地警方介入事件调查,并于次日通报,涉事情侣因涉嫌利用信息网络传播淫秽信息,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规定,女方和男方分别被处以行政拘留15日和13日。

  2016年4月11日晚,网曝一名女子在西藏羊卓雍错旁一丝不挂拍照,大尺度行为引起网友广泛讨论,有人认为女子的行为“对藏文化不尊重”。《新京报》报道称,事发当日接到民众报警后,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法》对摄影师行政拘留十日。

  最具有代表性的事件是在2015年5月17日,名为“WANIMAL”的网民在新浪微博上发布了一组在故宫内拍摄的大尺度照片。照片上,年轻女模特全身赤裸,站立殿阶下摆出种种造型,其中一张照片模特骑坐在文物古建螭首上,尺度之大引起网友争议。

  有人说,不让拍裸照是“道德大棒”在作怪,也有人说,走到哪儿脱到哪儿是文明高地的坍塌。

  凤凰网评论认为,必须承认,不管怎么改革开放,中国人的骨子里还是传统基因更多一些。很多人被斥责“装”,其实未必是装,在大多数中国人的下意识里,“道德大棒”是手边的武器,就像老北京人手里经常盘着的手串儿,一切都是习惯。

  人体摄影像人体绘画一样,在中国曾经举步维艰,很多极具才华的人为了艺术受尽白眼、嘲讽。而旁观者一边诧异、一边奚落,一边又在似懂非懂地“欣赏”。正是随着人们思想地不断解放,对许多事物才有了不同的理解和判断。男生是不是可以留长发,走在街上是不是可以吹口哨……这些曾经众口一词的事情如今有了各种自由的答案——哦,原来这样中国也没有垮掉!

  中国大江网评论认为,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艺术变成了一个“大筐”,放什么都可,装什么都行,让艺术不再高高在上,艺术家也不再与专业训练有关。当代艺术打破了艺术的边界,没有门槛,人人可参与,但也因此有了打着艺术的幌子“乱来”的理由。似乎只要你做了一件别人未曾做过的事,赋予它某种意思,就可以冠冕堂皇地称其为“艺术”。

  湖南红网评论认为,类似的在公共场所裸体、裸照等不雅行为时有发生,并通过网络持续发酵,似乎成了一些年轻人追求人体艺术的一种时尚,诸如此前曾发生的“西藏318国道上裸骑事件”ˋ“故宫博物院内拍摄裸照事件”、“西藏羊卓雍错裸照事件”等。殊不知,这种不分场合、不顾伦理的行为,明显是超出了社会道德底线和法律底线,其结果只能是事与愿违,“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不可否认,当下一些年轻人想“一夜成名”到了疯狂的地步,总是希望通过网晒裸照等出格行为获得关注而成为“网红”,走到哪里就“脱”到哪里,甚至不惜大尺度炫弄赤裸的身体,毫无廉耻与羞耻地扯下了身上最后的那块“遮羞布”,还美其名曰“行为艺术”,真是恬不知耻。如果任由这类所谓“行为艺术”的行为泛滥,满大街都是“裸奔哥”“裸奔姐”,那么我们的文明高地、道德高地必将失守坍塌,实在堪忧。

  《京华时报》认为,裸露身体究竟是不是一种公民权利、权利的边界在哪里、与他人权利如何协调、法律如何管束这种行为等等,不同族群和国家有不同的看法与做法。相对而言,偏于含蓄的东方文化对此持较为谨慎态度,禁忌较多。但随着社会开放与文化交融,身体禁忌在中国正逐渐被打破。也就是说,女子拍裸照并无太大过错,前提是要守住一定底线(如不突出表现性器官等)。

  但是,争议需要求取最大公约数,而求取公约数的结果,就是完善规则,达成观念与行为界线的契约,进而消除争议,也防止新的争议发生,对景区拍摄裸照来说也是如此。

  《新安晚报》评论认为,争议归争议,但是真要追究起来,你就会尴尬地发现,没有确切的法规来度量。首先,人体摄影游离在道德与艺术交界的模糊地带,对具体的行为很难作出准确的界定,容易沦为低俗的遮羞布,反而易于被效仿当作炒作的手段。其次,在文化文物管理等特殊场所,对人们具体行为的禁止、约束界线不清晰,哪些行为是禁止的、哪些行为是需要获得管理方批准的,以及该怎么管理、违规该如何处罚等,谁也说不清道不明。第三,传播的“底线”在哪里,比如,就算是人体艺术,作品该被怎么运用,艺术与恶俗炒作如何区分,至少不能由“艺术”一家之言来发声。

  诸如人体摄影这样,介于艺术与道德之间的行为,并不适用于所有时间、所有场所、所有的传媒手段。

  《法制晚报》评论认为,拍裸照究竟是人体艺术、行为艺术、个人行为,还是违法失德的色情之举?这其实并不难区分。打个比方,您在自己卧室拍了裸照,然后只是存在自家电脑里自我欣赏,这当然是私事;您如果在旷野里或者工作室里拍了裸照,不存在色情之举等有碍观瞻的情况,然后把照片放在经过合法批准的人体摄影展上,无论拍的好不好,也都可以算作艺术。

  反之,如果您在没有“清场”的公共场所赤身裸体,让想看或者不想看的人都有可能乍然撞见,然后又把不打马赛克的照片公然传播上网,那就不能拿“艺术”当遮羞布了,因为此举违反了公序良俗,给公众添了堵。云南凌云律师事务所孙文杰律师介绍说,不管是行为艺术还是为表达某种主张,都应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进行,如拍摄相关照片或视频又上传网络,市民在发现后可及时向公安机关举报,如经认定为淫秽照片或视频,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法》的相关规定,公安机关可对相关人员予以罚款、拘留等行政处罚。情节严重的,公安机关可按照《刑法》中关于传播淫秽物品罪等相关规定予以立案侦查。

  我们以前文所说的例子来看,在云南大理街头拍摄裸照的情侣,被处罚的依据并不是拍裸照本身,而是将裸照上传至互联网进行了传播。在西藏女子拍裸照事件中,摄影师也因为传播照片被处于行政拘留。故宫裸照事件中虽无人被处罚,但是近期传出相关摄影师欲发行自己的作品集,可见当初的拍摄之举也并非纯“艺术”行为。

  拍裸照或许是你的权利,但在拍照或照片上传之前,还请做足功课,不要给他人的感情造成困扰甚至伤害。否则,它就不再是你个人的权利,一旦伤害公共利益,法律就会介入。

  《广州日报》认为,事实上,无论在民风保守的亚洲国家,还是在相对开放的欧美国家,都不允许想脱就脱的任性行为。很多国家对于在公众场合裸露的行为都有法制法规约束。比如,在欧美国家,天体沙滩一般都有划定好的区域,别的地方甚至明令禁止裸露行为。即使在欧美国家,裸露的前提也是不能妨碍他人,或者引起他人的反感,否则就等于侵犯了公众利益,可能面临法律的惩处。

  打个比方,此前国内外一些地方都曾出现过变态男尾随女性、忽然裸露下体的情况。对于类似事件,无论哪里的警方都会调查、惩处。那么,如果我们“宽容”地说公共场合拍裸照是“人体艺术”,变态色情狂是不是也可以说自己的裸露是“行为艺术”呢?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市区、景区是公共场所,互联网上也是公共场所,必须尊重大家的选择权、尊重公序良俗。所以,前卫的人们想拍裸照一定要找个没人的地方,拍完更要加个密,别拿出来满世界散播。

  四川在线认为,不可否认,许多艺术家的作品,创作之初很难被人理解。但是类似在公共景区拍裸照,所谓的“艺术”形式,那是在民族的“老坟上动土”,已经不属于不理解的范畴,而是上升到了不承认的态度,一种不被承认的“艺术”又如何立足呢?就像许多网友说的一样那是“亵渎文物”、“伤风败俗”。如果摄影师坚持的艺术创作,是在牺牲另一种艺术的典雅、高贵、端庄,这未必也太过于“任性”,也真的不够“艺术”。

  有评论指出,马克·吐温说过,人是这世上唯一的该脸红或能脸红的动物。该脸红或能脸红是因为,人与动物最大的不同在于,人是懂得穿衣遮丑的。从进入幼儿园起,人们就开始接受礼仪教育,餐前洗手,饭后漱口,遵守公德,穿衣遮丑更是在牙牙学语时已经完成的“该脸红”课,知道不穿衣服见人是“羞羞羞”。

  但是近期,裸成了一种时尚,一种个性,甚至有人裸必称“艺术”。于是,从故宫女模骑螭首裸拍事件发生之后,毫毛未损的摄影师开始了裸拍中国行,每每将大尺度照片放到网上,都能引来围观。

  原来不遮丑上镜就叫艺术,很多人一下子发现了自己的“艺术潜质”,于是,各式各样的不遮丑照开始出现在网络上。

  还好,终于有执法机关站出来对不遮丑照说“不”了。从执法的角度来说,既然将“利用计算机信息网络传播淫秽信息”写进了法律,就不能老让它沉睡着,有法就该依法行事。从趋利避害的角度,从维护公共利益的角度,对在公共场所故意裸露身体和利用计算机信息网络传播淫秽信息的行为说“不”,也更符合公序良俗的原则。

  所以,拍裸照或许是你的权利,但在拍照或照片上传之前,还请做足功课,不要给他人的感情造成困扰甚至伤害。否则,它就不再是你个人的权利,一旦伤害公共利益,法律就会介入。

  回到这次洱海裸照事件上,如果当事的女子真的是在艺术创作,请管理好你的团队,请将你的艺术品好好珍藏,不然谁知道是司机在“偷拍”你,还是你的团队在故意进行一次炒作,如果是炒作,不得不说这“老司机”玩的还真是溜。

  社会总是在进步的,对于人体摄影,社会已经比百年前宽容了很多。舆论的观点也是支持了拍摄人体艺术照的权利,但是如果将权利用错了地方,用艺术的借口来传播这些裸照,那就请接受惩罚吧。

  日本社会对在公共场合拍摄裸照行为的“宽容度”不比中国高,相关行为可能会触犯《刑法》、《轻犯罪法》和一些地方相关条例。据观察,日本人行事以不给他人“添麻烦”为基本原则,通常很注重周围人的观感,在公开场合“个性表达”方面显得很保守。即便在东京涩谷等“时尚发祥地”也很少看到穿着暴露的人,而在网络上公开他人或自己隐私部位的图片、视频,不仅会遭到一些网民的批评,还可能面临法律处罚。日本《刑法》规定,在神社、寺庙、墓地以及祭祀场所公然实施不敬行为者,可能被处以6个月以内徒刑,以及10万日元以内的罚款。《轻犯罪法》规定,在他人能看到的地方实施引起公众厌恶情绪的行为,或随意露出身体隐私部位的行为,可能被处以拘留和罚款处罚。

  有“韩国故宫”之称的景福宫表示“不允许以任种理由拍摄裸照”。景福宫管理处负责宣传的朴女士告诉人民网记者,景福宫从未发生过类似事件。景福宫安保严密,设置了多台监控摄像头,几乎可以覆盖每个角落。如果有人私自拍裸照,可以第一时间发现并报警处理。关于艺术创作是否会被通融、或者是否可以事先申请拍摄,朴女士表示,不管以何种理由在宫殿内拍裸照都是不允许的。为了保持社会的良风美俗,景福宫不可能通过拍摄裸照的申请。韩国警察厅相关人士表示,韩国有两部法律针对公共场所的裸露行为进行处罚,分别是《轻犯罪处罚法》和《刑法》。该人士表示,如果在类似景福宫这样游客很多的地方拍裸照应该属于“公然罪”,该罪名属于刑法范畴。该判罚无关于是否被游客看见,更无关于是否为艺术创作。他还表示,即使当时没被发现,事后得知的话,警察依然会追究责任。

  2013年11月,一对外籍男女游客在世界闻名的马丘比丘印加古城裸奔,并拍摄裸照和视频。当地警方将两人扣留并勒令他们删除照片和视频,但2014年2月裸奔视频还是在网上传出。秘鲁文化部对这一对裸奔游客提出谴责,认为此举是“无礼行为”。秘鲁文化部负责文化遗产保护的副部长路易斯·卡斯蒂略表示,在历史古迹前裸奔已构成“文化犯罪”,这些人应该被立即驱逐。据悉,马丘比丘设有专门的警示牌,提醒游客要尊重这一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的景点,并明确说明脱光衣服是“有伤风化的犯罪行为”。

  在柬埔寨,仅2015年上半年就已发生三起外国游客在吴哥窟寺庙内拍摄裸照而被捕的事件。柬埔寨警方表示,寺庙是神圣的地方,这种(拍摄裸照的)行为有损柬埔寨文化,没有人应在古庙里拍裸照。据悉,根据景区发布的《游客行为守则》,“任何抢劫、破坏吴哥窟或是在公共场合暴露生殖器官或是裸露身体的行为,都会被视为犯罪,受到法律惩罚。”最终,这些游客被控触犯“在公共场所裸露及制作色情影像罪”,被驱逐出境并于4年内不得入境柬埔寨。

  而在埃及金字塔,今年也至少发生了两起类似事件。2015年3月,俄罗斯一位色情片女演员在吉萨金字塔及附近狮身人面像前拍摄色情短片。此外,她还在短片中出言侮辱金字塔。对此,埃及官方极度愤怒,并表示将对事件进行深入调查,并给予当事人相应法律制裁。